黑马校对 校对软件 网站查错 校对服务

北京黑马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用户交流

就“6.18”错误向《南昌晚报》献上一策:“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2017-11-03 15:33:40 北京黑马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阅读

作者:李南生


《南昌晚报》“6•18”错误在全国引起了“轰动”。引得各大媒体、官方民众聚焦《南晚》。江西省委、南昌市委领导高度重视,有关部门迅速对事故进行调查并作出严肃处理。一时间,各种观点透过各种媒体,对此事件以及对有关方面对此事件的处理议论纷纷。


消息传来,我不想参与讨论《南昌晚报》“6•18”错误之类的工作失误是否就构成很吓人的“政治事故”,也不想谈论有关方面迅速对此事所作出的处理是否合法,从而引出什么关于媒体立法的话题来,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他们的表现让我感到耻辱。


没想到的是,就在大家还在这里谈论《南昌晚报》“6•18”错误的时候,这个被停刊五天(6月26日复刊)经过“严肃整顿”的报纸,6月27日头版标题又出现重大错误,全城的报纸紧急收回。


上回错误是拿英模的肖像开玩笑,这回的错误是拿法律开玩笑。


错误如下:


全国人大审议四部法律草案


● 平等保护公私所有财产 ● 成年人不适用行政拘留 ● 禁鉴胎儿性别 ● 禁止性骚扰


看来,“严肃处理”“严肃整顿”并未见效。


但是,问题还不止于此。有消息说,《南昌晚报》出现重大编校事故并不是仅此两件。远的不说,仅6月份下半月就有:


1.把澳门台湾香港列为国家--06-16;


2.把开国十大元帅中的朱德、彭德怀开除出列,成了八大元帅--06-17;


3.把全国英模任长霞的照片当作收受性贿赂的女公安局长--06-18;


4.标题:“成年人不适用行政拘留”--06-27。


(见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star=6&replyid=4494322&id=688590&skin=0&page=4)


假如上述消息属实,这只能更使人们增加心中的忧虑。如果说,《南昌晚报》“6•18”错误曝光伊始,我感到了耻辱,那么,有关方面处理决定出台之后,细察处理决定的内容,我心中又多生出了一层疑惑:按说这样的错误追究起来,似乎校对都难脱干系,但是从这次处理决定中为什么找不到追究校对责任的词句?


结合该报连续出现重大差错的事实,不由人不怀疑《南昌晚报》是不是有专职校对——没有专职校对,那就自然不能作出追究校对责任的决定了;或者是不是《南昌晚报》虽然有专职校对,但在实际操作中它的工作人员对于操作程序却经常视而不见,随意性极强——比如,这次“6•18”错误很可能就是编辑绕过了校对的关口,直接定稿付印了——这样,校对当然也摊不到责任了。


从普通的常识看,专职校对是媒体避免差错的最后一道屏障,有了这道屏障,媒体的许多差错都能消灭于付印之前。当然,校对也有水平高低之分,即使高水平的校对也难免会有疏忽的时候,但是,一般而言,校对水平再低、再疏忽,也很少有可能连续出现如《南昌晚报》那样的低级错误。


如果没有专职校对,那是体制有问题;如果有了专职校对,而在工作中不按照操作程序执行,那是制度有问题。


当然,还有第三种情况,虽然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较小,但是也有分析一下的必要,这就是:《南昌晚报》有专职校对,编校质量保障制度也完善,实际工作中各职能岗位的人员也严格按照操作程序执行了,无奈校对水平真的很差;有关方面的处理决定之所以没提及校对的责任,或者是由于小小的校对实在是“人微职轻”,不足挂齿,或者是出于疏忽,致使将校对的责任丢在了“被人遗忘的角落”。如果真是这种情况,那不正好说明了加强校对工作的必要性吗?


说到此,想起一段时间以来业内时常泛起的“校对取消”论或者“编校合一”论。浮躁的时代,浮躁的媒体,浮躁的媒体人,这一系列的浮躁导致一些出版机构的决策者一说要提高效益,精简机构,分流人员,首先想到的就是拿校对开刀,压缩校对编制,降低校对待遇,以致引得专职校对队伍人心不稳,自顾不暇。其实,专职校对在网络化时代有没有生存的空间,或者说校对工作应该不应该获得应有的尊重,这并不是一个理论问题,尤其不是一个多么深奥的理论问题。《南昌晚报》这次暴露的问题,很可能就是一个最好的注脚——忽视校对队伍建设,希望通过裁剪校对编制来增加效益空间的人最终很可能会自吞“自裁”的苦果,因为正是校对在默默地用自己的工作坚守着媒体生存的最后的底线。


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这才是避免错误频出的良策。《南昌晚报》停业整顿五天,不知对于加强专职校对队伍的建设以及强化保障编校质量的操作程序拿出了什么可行的办法,人们看到的只是它经过整顿后的又一次令人失望的表演。


“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向来被国人视为庸医所为。于是,媒体出现差错,总有人习惯地先拿政治说事儿,以为这样才是“治本”之策。其实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即使真有这回事儿,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呢。动不动就拿政治说事儿,也有不灵的时候。现在满大街红红火火的“洗脚城”自诩“洗脚包治百病”,那不过是无聊的商业宣传,万万不可当真。


在此,不才向《南昌晚报》献上一策:还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可靠些。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